<tt id="wmo5d"></tt>

<cite id="wmo5d"><noscript id="wmo5d"></noscript></cite>

<rt id="wmo5d"></rt>

<rp id="wmo5d"><optgroup id="wmo5d"><p id="wmo5d"></p></optgroup></rp>
<cite id="wmo5d"><noscript id="wmo5d"></noscript></cite>

    <cite id="wmo5d"><form id="wmo5d"></form></cite>
    <rp id="wmo5d"><nav id="wmo5d"><strike id="wmo5d"></strike></nav></rp>

  1. 已有12345678人在此學習先進典型事跡

    李文英同志先進事跡材料

    全國創先爭優優秀共產黨員

    主要事跡

      離不開土地的“棉花奶奶”

      ——記湖北省枝江市農業局退休職工李文英

      她出身書香門第,卻在田間地頭和棉花打了整整半個世紀交道;她深愛自己的丈夫,卻在老伴去世前3天,才知道他患上了癌癥;人說女兒是娘的“小棉襖”,她卻把對“棉襖”的愛都獻給了棉花。人們為她幾十年如一日執著的“三農”情懷所感動,親切地稱她為“棉花奶奶”、“農民義工”。湖北省枝江市農業局退休高級農藝師李文英,作為基層農業技術推廣戰線的老黨員,她心系農民,情灑田野,把滿腔忠誠和聰明才智,毫無保留地獻給“三農”事業。

      可親可敬的“棉花奶奶”

      李文英1957年7月畢業于華中農學院農學專業,先后在湖北宜昌地區農業局、宜昌農校和枝江市棉花良種場、農業局、農業技術推廣中心工作33年,一直在基層從事農技推廣。1990年退休至今22年來,仍常年奔走在田間地頭,為農民義務作技術指導,每年下鄉150天左右,走過的路程相當于10個二萬五千里長征;先后推廣65個棉花新品種和50多種新藥、新肥,無償為農民開展技術講座百余場,聯系農戶400余戶,輻射農戶近萬戶,幫助增收近千萬元。

      1972年,李文英被調到位于枝江縣百里洲鎮的棉花良種場,在那里一待就是14年。百里洲是萬里長江上最大的江心洲,條件非常艱苦。時任棉花良種場場長劉克旺回憶起當年的李文英時說:“她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在上工鈴響前就已來到田里,和農民同住同吃同勞動,帶領農民培育良種、實驗、研究,村民對她非常尊敬。”

      當時,棉田枯黃萎病十分猖獗,重病的棉田幾乎絕收,輕的每畝減產三到五成。從1977年開始,李文英在良種場重病田里進行棉種的有性雜交實驗,轉年又遠赴海南進行抗菌棉種的加代繁育。通過10年的艱辛努力,培育出抗枯萎病的棉花新品種“鄂枝03”,并在湖北省11個縣示范種植20余萬畝,每畝增收30%以上,成千上萬的農民因此受惠。

      無私奉獻的“農民義工”

      1990年,李文英從枝江市農業局退休,但她絲毫沒有停下來的念頭,一堅持就是22年。

      退休后走村串戶22年,李文英的布包里總是裝著兩個饅頭和一瓶水。“那是她帶的干糧,她唯恐給農民增添任何負擔。下鄉時,她10點前沒吃過早飯,下午兩點前沒吃過午飯。”了解她的村民說。每次下鄉,她先坐公交到長途客運站,然后坐小巴到村里,最后步行幾公里到農田。棉花生長期集中在6、7、8月份,而7、8月份正是酷暑難耐的時候,可李文英每個月下鄉指導的天數也不少于18天。

      李文英退休后駐點的洪治村有508戶人家,誰的責任田在哪里,她如數家珍。她為農民熱心推薦棉花良種,但農戶并不是一開始就愿意接受。1996年,得知石家莊農科院培育出一種抗蟲棉良種,她便自費購得2袋種子,讓農民李家才試種。那時,抗蟲棉還是新鮮玩意,李家才不樂意,萬一種子不行,一年的收成豈不完了?李文英拍著胸脯保證:“你試種2畝,如果減產了,我拿工資賠你!”到了收獲季節,李家才的兩畝棉花,比其他農田產量高出很多。

      為了讓農民們抓住時節抗病抗蟲,她自費編寫農業病蟲害情報,每月打印1—2期,復印數百份,發放到農民手中;家庭貧困的農戶,她送上種子、化肥和農藥;21年來,她為農民購買扶困種子、肥料和資料費用累計達10萬余元。

      長期在基層、與農民打交道,在有些人看來,李文英顯得有些“不合時宜”。2007年大學同學畢業50年聚會,回母校的20名同學中,李文英算得上最“寒酸”的,也是唯一穿著解放鞋的人。其他同學,有的當教授,有的出國,有的當官,有的經商,唯有她在農村“一貧如洗”。

      這位已經退休21年的老黨員,至今仍堅持每年寫工作總結。“有人問我,你不收報酬值得嗎?我的回答是,只要對農民有利,付出就值得,我從不后悔。又有人問我,你為什么能在退休后仍堅持在農村又干這么多年?我說,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入黨時承諾要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生,我要實踐自己的諾言,不論遇到多大的困難,我都要堅持,再堅持,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再出最后一把力。”這是李文英2008年工作總結中的一段話。

      放不下的“三農”情懷

      一心撲在“三農”事業上,李文英對家人的關愛少得似乎有點“不近人情”。

      結婚50多年,李文英和愛人真正相守的時間卻只有十幾年。期間,他們生育了一對兒女,一家四口常年分居四地。李文英在百里洲,丈夫在七星臺,兒子在枝江縣,女兒在武漢。

      對兒女,李文英欠的“債”似乎永遠也還不清。談起自己的孩子,李文英說:“我對兩個孩子一直深感愧疚。兒子和女兒都沒有受到很好的教育,至今生活得很不如意。我沒有盡到一個做母親的責任,但為了農民,為了事業,我不得已只能犧牲家庭。”

      對丈夫,李文英更抱有一種永遠的愧疚。盡管夫妻間感情非常深厚,但現實總是讓他們聚少離多。2005年,就在丈夫去世的前三天,李文英才知道他患上了癌癥。丈夫去世后,李文英在家中專門留出一個房間,墻上掛著丈夫的遺像,書桌上留著他曾經看過的書籍,地上擺放著他修理過的農機具……以此來表達對丈夫的愧疚和懷念。

      當追問“棉花奶奶”半個世紀為何一直對“三農”不離不棄時,李文英真切地說:“我就是舍不得離開農村。我覺得,離開了農村,我就像無水之魚,一肚子的知識沒有了用武之地。我知道,農村離了我,天塌不下來,但我真的離不開那些農民兄弟和一望無垠的棉田。”

    已有Loading人致敬

    表彰分類

    860010-1604041100
    中国熟妇xxxx,美国xxxx69,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,欧美色色 网站地图